訂購熱線 : 0758-8536190
陶瓷業網絡打假之痛:越打越多 打而不絕

作者:    來源:肇慶市純一陶瓷有限公司[官方網站]    瀏覽次數:471    日期:2017-03-20
打假難,網絡打假更難!
歷經多年發展,互聯網在改變民眾生活習慣,并為之帶來極大便利的同時,假冒偽劣產品與欺詐現象肆虐的沉疴宿疾亦積弊已久,業已發展成為各行各業皆而有之的“老大難”問題。
雖然近兩年來,關于網絡打假的呼聲在媒體、企業、消費者之間此起彼伏,互聯網平臺與相關監管部門也多次重拳整治,但效果甚微,亂象更巨——有權威人士如是形容,“就像打地鼠游戲,敲死一個,冒出一雙”。
時至今日,愈演愈烈的網絡“李鬼”所毒害的已不僅僅是消費者、品牌商和互聯網平臺,更深刻沖擊著中國制造業和健康誠信的商業環境。而網絡打假亦發展成為各行各業、全社會所共同面臨的嚴峻挑戰。
一方面,互聯網時代下,侵權造假形態呈現多樣化、隱蔽化、動態化、復雜化,這使得網絡打假成本高昂、周期冗長、流程繁瑣復雜,大多數企業、消費者面對侵權、假貨,只能保持沉默;而另一方面,電子商務正處于飛速發展期,制度門檻不成熟、國家法律不健全等,使造假、侵權的成本低廉,無法形成強有力的法治威懾。
正因如此,面對假貨,大部分消費者、品牌商只能望“假”興嘆,有心無力。
“100家店,僅1家是真”
2016年,因新房裝修,28歲的武漢市民余先生,在實體店看中一款佛山某知名瓷磚品牌的全拋釉,折扣價88元/片,但后來余先生對比發現,該品牌的類似產品在網店上的“驚爆價”僅為42元/片。考慮到網購的便利性和價格優勢,余先生最終選擇了網購。
拿到實物,并完成部分鋪貼后,有懂瓷磚的朋友提醒余先生:“價格偏低,很可能買到假貨”。后經專業人士驗證,余先生購買的系該品牌的一級品,由中間商銷售。了解到“低價”內幕和產品可能存在瑕疵后,余先生想退貨,但無奈部分產品已經鋪貼,只能作罷。
眾所周知,陶瓷是低關注行業,消費者對產品的認知極其有限,類似余先生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,于網店上買到次品、假貨的消費者不勝枚舉。
據媒體報道,科勒衛浴曾在一次小區促銷活動中,一位消費者表示,促銷活動中1999元的馬桶在網上只賣700元。科勒衛浴后查實,該700元的馬桶為假貨,消費者買回后,不僅沒有說明書和保修合同,就連陶瓷燒制的顏色都與正品有很大不同,而科勒的商標,也不是燒制上去的,而是直接貼到馬桶上的。
網絡渠道上,假貨的鋪天蓋地不僅令消費者真假難辨,防不勝防,也讓眾多家喻戶曉的知名品牌躺著中槍,名譽受損。
如曾經轟動陶瓷行業的造假事件:北方地區出現大量假冒佛山品牌的陶瓷,造假者僅花幾毛錢就能將“三無”陶瓷包裝成名牌出售,致使利潤倍增。而這些產品一旦通過網絡銷售,將獲得較大的渠道便利。
正因假貨橫行,近年來名牌瓷磚“名不副實”糾紛屢見報端。廣東省抽查結果曾多次曝光東鵬、蒙娜麗莎等知名瓷磚品牌產品不合格,讓人大跌眼鏡。而事實上,這些不合格產品均系山寨公司所有。
隨著電子商務的愈加火熱,愈演愈烈的網絡造假、侵權現象,已不僅僅是一家企業、一個行業的愁事,更成為了整個制造業和社會的傷痛。
佛山一家要求匿名的知名瓷磚品牌電商負責人向本報記者吐槽:“目前我們品牌在淘寶上的店鋪有數百家,但每100家里面,僅有1家是真的。”
金意陶瓷磚新零售科科長熊志強也向記者表示,淘寶上有多少家“金意陶”的網店,尚沒有詳細數據,但經過官方授權的僅有三家,加之金意陶自身的官方旗艦店,“也就是說,除了四家是真的,其余全是假的。”
而近日,全國人大代表、馬可波羅瓷磚董事長黃建平更是在兩會提案中公開表示:“在淘寶上有300多家打著‘馬可波羅瓷磚’、‘馬可波羅衛浴’等旗號的店鋪,只有兩家經過授權,其他都是‘李鬼’。”
黃建平稱,針對淘寶打假,馬可波羅瓷磚曾去東莞市公安局經偵報警,警察發函到淘寶網去,可一個月都沒有任何答復。他建議,阿里巴巴加大對不是企業品牌官方授權的網店的查處力度。
互聯網平臺的假貨肆虐與網絡打假,在3.15即將到來之際,經全國人大代表的提案,以更加深刻的方式,再次被引爆。
越打越多,打而不絕
瓷磚大佬的呼吁,隨各大媒體的廣泛傳播,很快演變成為全國性事件,引起社會各界熱議與探討。
這揭開了隱藏在網絡打假背后難以名狀之痛。
事實上,黃建平并非首個喊話馬云加大打假力度的實體經濟企業家。據北京商報報道,2015年底,很多著名家居品牌遭到網絡山寨店在利益與聲譽兩方面的侵害,不得不選擇集體抗爭。
隨即,一場由80家主流家居企業打頭陣,數十家家居流通品牌及線下450家家居商場組成的打假“統一戰線”,聯名喊話馬云打假。這場行動自2015年底延續到2016年初,引發行業內外廣泛關注。有業內人士指出,此次打假行動并非只針對淘寶,而是以此為契機,謀求凈化整個網絡購物環境。
北京商報報道稱,在淘寶平臺上,能夠輕易地查到,打著“xx家居”招牌的網店不少于60個,聲稱出售“正品大自然地板”的店鋪達20家,店名中直接包含“芝華仕沙發”和“雅蘭床墊”的分別有17家和16家,打著“居然之家”招牌的網店有70多家。然而,無論是顧家家居、大自然地板、芝華仕沙發還是雅蘭床墊,官方認可的網店僅有一到兩家,居然之家則根本沒有在淘寶上開店。
相較于整個家居行業,瓷磚電商因為涉及運輸、設計、鋪貼等多方原因,發展速度緩慢,參與者也為數較少。但這一特性,給假冒偽劣產品提供了便利。
早在2012年底,冠軍磁磚曾披露和發布打假聲明:冠軍磁磚從來不做網絡銷售,網上所有“冠軍磁磚”銷售店均為“李鬼”。但此次打假行動,并未能制止“李鬼”們在網絡上的橫行——“李鬼”網店并未因此而收斂。
廣東新健達律師事務所律師洗敏華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隨著電子商務的發展,網絡成為仿冒品的重要銷售陣地。他向媒體稱,自己曾幫佛山箭牌衛浴·瓷磚在淘寶上打假, 一開始打的時候有70 多家,就一直堅持打,等把這70多家打完后, 一搜索竟然又出現了200多家假冒店。
金意陶瓷磚新零售科科長熊志強告訴本報記者,自2016年開始,金意陶開始與專業的打假公司合作,加大打假力度,但因為淘寶的低門檻,很多黑店打了沒過多久又卷土重來。
阿里巴巴也曾發布打假報告,數據顯示,近9成電商售假團隊來自十個區域,前三大區域分布在珠三角、長三角、東南等地,而這些窩點原本就是線下制假高發地帶。阿里稱,2015年阿里輸出線索聯合公安打掉一個制售假LV案,并抓捕了制假者,但一年后,在和公安配合打掉又一個制假窩點時發現,這次與之前的案子是同一批制假者。
因為網絡制假、售假違法成本低,且利潤豐厚,打假過后死灰復燃的現象十分普遍。假貨越打越多,打而不絕,正成為網絡打假的真實寫照。
假貨的來源
據相關統計數據顯示,“十二五”期間,我國網絡零售交易額規模達到27898億元,超過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網絡零售市場,而國家工商局抽查結果顯示,2014年網購正品率僅為58.7%,網絡消費成為消費侵權案件多發領域。
中消協此前發布的《2016年“雙十一”網絡購物商品質量測試評價報告》也指出,中消協2016年曾針對各類商品中問題易發的項目進行了測試評價,測試的144款商品中,有34款測試指標不符合國家相關標準要求,有的商品標簽說明不規范、有的食品標簽,標注值與實測值不符……
互聯網在為消費者購物帶來極大便利的同時,也助長了侵權假貨現象的的大量發生。一方面,互聯網使知識產權侵權形態多樣化、隱蔽化、復雜化;而另一方面,使得侵權假貨行為的認定、證據的取得,以及法律的適用等面臨較大難題。
熊志強告訴記者,2015下半年以來,金意陶推出現代仿古磚,走差異化路線,產品的品質、質感和個性化在市場上反響很好,屬于高質高值產品,正因如此也引起一些淘寶黑店的假冒侵權。“這些黑店通常從我們的官網或旗艦店,盜取復制相關產品圖片和信息,然后以超低價出售假冒產品,獲取暴利。”
佛山一家淘品牌總經理盧先生向記者分析,網絡上未經品牌商授權的店面,有些確實是不良商家所開,銷售假冒偽劣產品;也有些則是經銷商和企業內部員工所開,這類產品通常并非假冒偽劣,只是銷售經營的合法性存在問題。
盧先生說,他的身邊就有一些類似的經銷商開淘寶店現象。“比如,品牌商和經銷商的合作協議上,品牌商授權經銷商代理,但合同上并未明確注明經銷商不能開網店,這導致部分經銷商打擦邊球。”盧先生告訴記者,特別是對于一些品牌知名度較響,渠道管控不嚴的品牌,這種現象尤為嚴重。
而網絡銷售的便利與低成本,也讓一些經銷商樂此不疲,“有些經銷商所開的淘寶店,不用怎么打理,一個月也能賣出十幾萬元。”盧先生表示,很多消費者就是沖著品牌而去,而在淘寶界面,消費者無法辨別孰真孰假,誰又是官方或經過授權的合法商家,再者這類商家所經營的品牌與產品,也并非假冒偽劣。
針對渠道管理問題,也有管控較嚴的陶企。“我們是不允許線下代理商開網店的。”熊志強向記者介紹,金意陶在與經銷商簽訂代理合同之時,就已經注明了銷售區域,而電商是全國性的、跨區域的,一旦發現經銷商未經授權開設網店,即以串貨處理。與此同時,金意陶電商平臺上銷售的產品,均是區別于線下代理商的產品,這樣對線下的沖擊也不會太大。
網絡打假難在何處?
針對互聯網假貨橫行的社會現象,盡管一直以來,社會各界、各行各業都在不斷打假,但因為難度大、成本高、周期長,也讓眾多企業對網絡打假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。甚至有觀察人士放言:“中國打假還需30年。”
造假利潤空間高,而法律成本相對較低,使得造假與侵權“前赴后繼”。
同時,由于節省了產品研發、品牌推廣、售后服務等費用,假貨的價格比正品低很多,有些假貨的質量、外觀還說得過去,加之價格便宜,市場上的需求量旺盛,從而催生了假貨市場的繁榮。假貨過多,也使得打假不能一一顧及。
說起網絡打假,金意陶瓷磚新零售科科長熊志強感嘆:“路還很長。”據其介紹,在瓷磚行業,如諾貝爾、東鵬、馬可波羅等,只要在行業內定位中高端,并有較高品牌附加值和利潤空間的品牌,基本上都會遇到網絡黑店的侵權。
熊志強告訴記者,目前金意陶瓷磚的網絡打假,是與專業的網絡維權與知識產權保護公司合作。他說,首先電商平臺上的數據檢索成千上萬條,如果由企業自身去打假,在技術與工作量上的壓力非常之大,只能借力第三方打假公司。
而在實際打假過程中,周期長、成本高也讓陶企難以承受。
以實力較弱的淘寶黑店為例,品牌商投訴后,淘寶的審核時間長達一兩個月,經取證確認后,才會關停黑店,而在這一兩個月內,黑店仍可正常運營,如果審核未通過,則需要搜集和提供更充分的舉報證據和資料。
而對于運營較為規范,且有一定銷售額的黑店,淘寶官方的打假要求會較高,這種情況則更為復雜。
“為了取證,品牌商通常的做法是,以消費者名義在淘寶黑店購買其產品,然后對其產品進行鑒定,并取得產品假冒侵權的鑒定書。”熊志強告訴記者,如果黑店有500家,就需要從500家黑店中購買其產品,這項工作量、耗資成本及耗時成本都非常之大。而更令人無奈的是,黑店打而不覺,打下去500家,過幾天又冒出1000家。
盡管打假難度大,效果并不顯著。但在熊志強看來,這是品牌商與造假者之間的一場長期而艱難的博弈戰。面對造假,絕不退讓,是品牌商樹立權威和維護品牌權益必須堅定的態度。
對于執法機關而言,網絡打假的難度也大大高于線下。網店銷售面向全國,商品經快遞后達到全國各地,警方需要跨省追查,消耗大量人力物力,并且即便跨省后,也可能因為各方原因,難以搜集證據,無功而返。
還需多方協力
時至今日,網絡打假已發展成為各行各業廣泛關注的社會性問題。眾多專業人士分析認為,根除假冒偽劣頑疾,任重道遠,還需政府、電商平臺、企業、商家、消費者等多方共同協力,組成雷霆之勢,從根源上讓假貨與侵權,無所遁形。
從司法層面而言,制度的不完善,是售假造假在中國極為猖獗的原因之一。
我國目前涉及假貨問題的法律有《消費者權益保護法》《產品質量法》《反不正當競爭法》等,但都對于造假售假行為的處罰力度較小,而且形式過于簡單,主要以罰款為主。
據阿里巴巴集團披露,2016年全年,阿里巴巴平臺治理部門共認定和處理制假售假案件線索4495條,案值均高于目前刑法所規定的5萬元起刑標準。執法機關接收線索1184條,截至目前通過公開信息能夠確認已經有刑事判決結果的僅33例。制假售假受到刑事處罰的比例不足1%。
治亂需用重典。針對制度不全、量刑過輕的現狀,有關專家也曾多次在公開場合呼吁,盡快出臺《電商法》。“只有讓售假造假者傾家蕩產,讓懲戒的風險和損失遠大于售假造假的營收和暴利,才能從法律層面實現對售假造假的威懾力。”
值得欣喜的是,今年3·15的主題的“網絡誠信,消費無憂”,網絡誠信在2017年已經上升到國家高度,引起國家機構與社會的重視和關注。
作為電商平臺,倍受假貨折磨的阿里巴巴也曾多次倡議呼吁:完善相關法律法規,嚴格執法、加重刑罰、加大打擊制假售假的執法力度。
去年3·15前夕,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云還現身阿里巴巴制假團隊誓師現場,滿懷激情地對著300多名員工喊話,稱“阿里巴巴打假預算無上限、進人無上限”,并承諾以后所有集團層面的打假會議都會親自參加。這一喊話,贏得了社會公眾的廣泛贊譽。
事實上,電商平臺也在不斷提高商家開店的準入門檻。據前述盧先生介紹,過去開店沒有門檻,只要一張身份證和1000元錢就行,坐在家中,一臺電腦就可以獲得生意。但現在,商家申請開店需要提供產品質檢報告、運營計劃書、產品授權等一系列證明。
對于瓷磚行業的網絡打假而言,這些都是較好的開端。

上一篇:2017,陶瓷大板蓄力爆發

下一篇:陶瓷設備商突圍“各顯神通”:跨界、承包、玩細分

敬請期待!
Coming soon...

關 閉
斗牛棋牌app怎么玩
默认版块百分百中特 职业20开跑人环赚钱吗 福彩3d高手群微信 福建时时彩首页 2019年36码无错特围网站多少 简书和美篇哪个赚钱 时时彩怎么玩定位胆 直播的流量如何赚钱 福彩3d购买平台哪个好 玩扑克牌三公洗牌出千